主页 >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

揭秘史上两大香艳无比的神奇“百妓宴”

发布日期:2020-12-22 22:42   来源:未知   阅读:

  据《宣和书谱》记载,五代时南唐中书舍人韩熙载不仅擅长诗文书画,而且富有政治才能。但是,他却嗜好蓄养歌伎,纵情声色,家里常常云集宾客,时时饮宴,常常酣歌达旦。南唐后主李煜倚重韩熙载,想用他为相,又不放心。有一天,有人向后主李煜报告,又有一些朝中官员要在当天晚上到韩熙载家聚会。后主李煜心存疑惑,为了了解真实情况,于是派顾闳中和周文矩深夜潜入韩宅,了解一下他的背后活动情况。

  当天晚上,在韩熙载家中的宴会上,顾闳中发现夜宴的气氛异常热烈,宾主觥筹交错,大有一醉方休之势。夜宴进行当中,还有数十歌女唱歌、奏乐和舞女跳舞助兴。宾客们一个个陶醉于欢乐之中。顾闳中方才明白,韩熙载这种沉湎声色来消磨时光的做法,实际上是力求自保,想借此来表明自己对权力没有兴趣,以达到避免受皇帝怀疑和迫害的目的。回去后,顾闳中绘制了一幅《韩熙载夜宴图》送给后主李煜。李煜看了画以后,对韩熙载的戒心减少了许多。后来,韩熙载在南唐累官至中书侍郎、光政殿学士承旨。

  如此看来,韩熙载夜宴常有数十歌舞妓女助兴,可谓是一次千古风流宴会。然而,南唐韩熙载的这种风流夜宴比起后来明清两朝的两大“百妓宴”就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而这两大“百妓宴”的举办者分别是明清两朝文坛上得领军人物。

  先说历史上第一次,也就是明朝的“百妓宴”。这次宴会发生在大明王朝嘉靖十三年,即公元1534年。这年5月初夏天气,牡丹未残,月季含苞,暖风袭人,山光凝紫,正是大地欣欣向荣之际。在陕西武功县郊外的一处庄园里,人头攒攒,欢声笑语,十几张大圆桌上,美酒如海,佳肴似山,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风流宴会,只见上百个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青楼歌妓穿插其间。有的围着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上寿,有的绕着酒桌为客人敬酒,有的展开美妙歌喉轻轻歌唱,有的又舒展袅袅身姿翩翩起舞。真可谓是莺声不逐春色老,花影常随日光流,怎能不让参加宴会主宾们心旷神怡,笑口大开?这就是历史上开天辟地、惊世骇俗的“百妓宴”。而举办这千古风流“百妓宴”的主人名叫康海,乃是弘治十五年,即公元1502年的一位状元郎。

  康海,字德涵,号对山,幼承庭训,博学广记,才华横溢。孝宗弘治七年,即公元1494年入县学,时提学副使杨一清督学陕西,见康海文章,盛赞其才,言必中状元。弘治十五年,果然会试高中。殿廷再试,一篇《廷对策》轰动朝野。阅卷官大学士刘健批道:“词意高古,娴于政理。不惟三百人不及,自有制策以来,鲜见其比。”给以极高评价。皇帝朱佑摚阅后也大赞道:“大明百五十年无此文体,是可以变今追古矣!”于是龙心大悦,御笔钦点康海为进士第一。

  康海在这次殿试对策中,仗义执言,力陈改善吏制,裁汰庸官,重用才智之士,兴利除弊,升为翰林院修撰兼经筵讲官,曾参与修宪宗、孝宗两朝实录。武宗正德三年,即公元1508年,李梦阳入狱,为救文友,康海往见同乡刘瑾,通宵畅饮,不日梦阳获释。八月,康海奔母丧,途经顺德遇盗。正德五年,八月,刘瑾事发,被脔割3357刀,凌迟处死。海以同乡受其株连,被削职为民。梦阳不曾进一言以救。遂以文为身累,倦于修辞。乃曰:“辞章小技耳,壮夫不为,吾咏歌舞蹈泉石间矣!”曾有人劝他向朝廷申辩其冤,以图起复,康海断然拒绝。于是,刘瑾垮台后,康海被打成“瑾党”而罢官回家。

  从此,康海放形物外,寄情山水,广蓄优伶,制乐府、谐声容,自操琵琶创家乐班子,人称“康家班社”。与户县王九思共创“康王腔”,扶植周至张于朋、王兰卿组建张家班。曾广集千名艺人,参与秋神极赛活动。自己因谴责李梦阳写成的杂剧《中山狼》和《王兰卿服信明忠烈》杂剧,被之管弦,自此俳优。在康家班基础上组建的张家班,又名华庆班,在历史上活动长达500年之久。为重振北曲,为秦腔艺术的发展,建树了不朽的功勋。

  康海放歌泉林30余年,初衷不改。去世之时,遗命以山人巾服成殓。检其遗资“借金百余”,而大小鼓却存有300多副。除诗文集外,还著有散曲集《沜东乐府》、诗文集《对山集》、杂著《纳凉余兴》、《春游余录》等,尤以《武功县志》最为有名。评者认为康海编纂的《武功县志》体例严谨,源出《汉书》,“乡国之史,莫良于此。”后世编纂地方志,多以康氏此志作为楷模。因为文学理念相近,加上同时尊崇复古文风,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边贡、朱应登、顾璘、陈沂、郑善夫、王九思等号称“十才子”,又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边贡、王九思、王廷相号称“七才子”,亦即文学史上的明代“前七子”。明代“前七子”领导了文学复古运动,“诗必盛唐,文必秦汉”,改变了明朝前期靡丽、萎弱的文风。

  据《明史》记载:康海回乡后,“挟声伎酣饮,制乐造歌曲,自比俳优,以寄其怫郁……(弹琵琶)尤善,后人转相仿效,大雅之道微矣”。康海的后半生在妓女的围绕下度过。比较明朝士大夫那种种表面上道貌岸然,内心里卑鄙龌龊的行为,他在妓女身上体味到更多的人间温情和真情。在他眼里,所谓的名儒士大夫不过是“背非面是而求荣”的媕娿之徒。在官府和豪强的淫威下,有敢于反抗宁死不屈的妓女,而在太监和权势的淫威下,却只有奴颜婢膝、尸位素餐的士大夫。为表示自己对两者的态度,是康海要举办“百妓宴”的理由之一。

  为表示自己对妓女出身的韩氏夫人的感谢之情,希望她能给自己生个儿子,则是康海举办百妓宴的另一个原因。原来康海晚年屡遭丧亲之痛苦。47岁时,原配夫人尚氏去世,续娶张氏,不几年又过世。53岁时,大女婿过世,56岁时,唯一的儿子又不幸去世。康海又娶过三个小妾,又都无出。这一来,他要面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情况了。幸好去年他赴友人酒席时,有一青楼妓女在座,康海既喜欢她的容貌和歌声,又见她弹奏琵琶技艺纯熟。于是花200两银子助她脱离妓籍而纳为第四个妾。没想到不久就有孕了。这是助自己延续血脉香烟的大喜事,康海怎能不感激。于是康海为自己六十大寿办了一个有一百个妓女参加的生日酒宴。

  “绣停针(南)”雨过层楼,槛外南山翠欲流。仙娃带笑开春酒,洗玉觞举意绸缪。今日是状元郎寿节玉堂里,仙子下瀛洲。宫纱香惹龙涎透,彩涤细结虎须柔。长剑气射牛斗。

  “小桃红(北)”午风潇洒沩川头,听一派笙歌奏。锦瑟瑶筝玉奴手,绕画梁雪儿讴。金钗对舞湘裙皱,紫云他落后。别样好风流,镂金屏斜倚拨箜篌。

  “合笙(南)”雕檐绿柳映,日色红榴。则把绣帘幕挂玉钩。娇莺乳燕相趁逐,青娥皓齿厮攒辏。图画天开,恰便似蓬莱囿。桃花扇底,紫沉烟袅黄金兽。冰丝脆雪白莲藕,付与纤纤玉手。异果珍羞,碧梧翠竹。

  “道合(南)”绣筵宾客金兰友,流霞细泻紫金瓯。齐祝南山寿,云边海屋又添筹。盈盈翠袖,笑捻花枝瘦。董双成来说海桃熟。

  好一派莺歌燕舞、天人同乐的风骚雅致的美景啊!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康海举办“百妓宴”几个月后,韩氏果然给他生了个儿子,成了他唯一存世的子嗣。

  历史上第二次的“百妓宴”发生在200多年后的大清王朝乾隆四十年,即公元1775年春天。这一次“百妓宴”的举办者就是名气比康海更大的清代的文坛领袖袁枚。

  袁枚,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袁枚是乾隆四年进士,历任溧水、江宁等县知县,40岁即告归。在江宁小仓山下筑筑随园,吟咏其中。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袁枚是乾嘉时期代表诗人之一,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隆三大家”。

  袁枚少有才名,擅长写诗文。乾隆四年,即公元1739年,24岁的袁枚参加朝廷科考,试题是《赋得因风想玉珂》,诗中有“声疑来禁院,人似隔天河”的妙句,然而总裁们以为“语涉不庄,将置之孙山”,幸得当时大司寇(刑部尚书)尹继善挺身而出,才免于落榜,得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乾隆七年,即公元1742年外调做官,在任上推行法制,不避权贵,颇有政绩,很得当时总督尹继善的赏识。33岁父亲亡故,辞官养母,在江宁购置隋氏废园,改名“随园”,筑室定居,世称随园先生。好友钱宝意作诗颂赞他:“过江不愧真名士,退院其如未老僧;领取十年卿相后,幅巾野服始相应。”他亦作一幅对联:“不作高官,非无福命祇缘懒;难成仙佛,爱读诗书又恋花。”自此,他在随园过了近50年的闲适生活,他在给友人程晋芳的信中说:“我辈身逢盛世,非有大怪癖、大妄诞,当不受文人之厄。”

  晚年时的袁枚开始喜欢上了游山玩水,游遍名山大川,浙江的天台、雁荡、四明、雪窦等山,安徽游过黄山、江西庐山、广东、广西、湖南、福建等地,与诗友交往。生平喜称人善、奖掖士类,提倡妇女文学,广收女弟子,为当时诗坛所宗。喜爱品茶的他自然也会尝遍各地名茶,并且将它一一记载下来。他描写常州阳羡茶:“茶深碧色,形如雀舌,又如巨米,味较龙井略浓”。提到洞庭君山茶,他说:“色味与龙井相同,叶微宽而绿过之,采掇最少。”此外如六安银针、梅片、毛尖、安化茶等,也都有所评述。

  他还写下许多茶诗,如《试茶》诗:“闽人种茶如种田,郄车而载盈万千;我来竟入茶世界,意颇狎视心逌然……。”描写福建人普遍种茶的情形,置身其中,仿佛进入茶世界。《湖上杂事诗》:“烟霞石屋两平章,渡水穿花趁夕阳;万片绿云春一点,布裙红出采茶娘。”描写身着红布裙的采茶姑娘在“万片绿云”的茶海中采茶,分外醒目。又《渔梁道上作》:“远山耸翠近山低,流水前溪接后溪;每到此间闲立久,采茶人散夕阳西。”可知他旅游时,除了欣赏群山万壑、山涧溪流的美景之际,亦不忘留意当地的“茶叶文化”,可看出他对茶的钟爱程度。

  然而,让人惊奇的是,虽然袁枚自身不愿涉及官场,但是他却有着独到的政治眼光。曾经在和珅、和琳兄弟年幼的时候,他曾写过这样一句对这两兄弟评判的诗句:“擎天兼捧日,兄弟各平分。”后面的事实证明,和珅之后成为乾隆皇帝身边第一红人,而和琳则成为清代著名将领,官至一等公爵。

  据有关史料记载,尽管在文学观点上,袁枚的“性灵论”是和康海的复古运动相对立的,但在思想上和人生轨迹上,两人的相似之处却异常之多。康海36岁罢官回乡,袁枚37岁开始隐居,年纪几乎一样,微小的差异是:老康是被罢官而被迫隐居,小袁尽管仕途不得意,总算是主动隐居的。

  回乡后,康海以诗、酒、妓、游山玩水相伴终身,袁枚的行径也几乎一样,差异之一是:康海的《对山文集》、《中山狼》等没有袁枚的《随园诗话》、《小仓山房文集》《子不语》等影响大,但袁枚在音乐上又显然没有康海的成就高。

  康海一生娶过两妻四妾,身边有名分的女人是六个,袁枚身边也是六个,不过是一妻五妾。另一差异是:康海敢于娶妓女回家,袁枚尽管自号风流,却不敢越雷池一步。有一次他爱上了扬州妓女金玉,将其买回了家,却因自家从无娶妓为妾而不敢破例,最后送人了之。

  康海与袁枚,两人对妓女和士大夫的态度也基本相同。对前者是同情、回护、相伴终生,对后者则鄙视与白眼相加。微小的差异是:老康对此更多的表现在行动上,小袁则不仅在行动上,在言论上也敢大胆表白。他曾对一个一品高官公然宣称:别看现在你官高爵尊,恐怕百年后,人们知道的只是那名妓,而无人知道你了!更著名的一段话是:“妓中有侠者,义者,能文者,工技艺者,忠国家者,史册所传,不一而足。女不幸坠落,蝉蜕污泥,犹能自立,较之口孔孟而行盗跖者胜多多矣。”

  有如此许多相似处,几乎使人怀疑袁枚是否在刻意模仿康海了,也难怪袁枚为庆祝自己的六十大寿,在人间天堂的苏州,也要模仿康海一次,举办了一个风流千古的“百妓宴”了。当时,前来观者云集,一时轰动姑苏,几乎把古城苏州挤得风雨不透。后来,袁枚撰写一文,称这宴会是:“着手皆春,无花不赏”。可想而知,这次宴会应该是怎样的风骚雅致了。而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就象康海一样,本来也是晚年无子的袁枚,在这次“百妓宴”之后的两年时间,62岁高龄袁枚竟然也得了一个儿子,再一次显现了他和康海命运的惊人相似。这是纯粹的偶然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清代文人赵瓯北论袁枚道:其人其笔两风流,红粉青山伴白头。可谓是言简意赅!当然,这不仅是在论袁枚的,而且也是在说康海的,可以说是一语道尽了这明清两位风流才子的一生。从明清两朝这两次“百妓宴”的主人宴后得子的惊人相似之处,不难看出,这两次空前绝后的“百妓宴”,除了成就风流才子的一段千古佳话之外,似乎还有某种神秘的特殊功能啊!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给微信公号投稿,高额稿费等你拿!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