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白小姐一肖一碼期期准 >

中法那些事|法国国立工艺学院的牛人有哪些?

发布日期:2020-09-13 00:50   来源:未知   阅读:

  嘿,同学,你知道最近东莞理工学院与法国国立工艺学院合作中外办学的事儿吗?

  当然知道!最近在我们年级群都谈论得很热烈,大家都表示很开心并且非常羡慕今年的考生能够报考东莞理工学院中法联合学院呢!

  那你知道与我们学校合作的学校法国国立工艺学院出色的历史杰出人物及相关大事吗?

  自18世纪以来,法国国立工艺学院的学者、教授为科学技术的进步作出了杰出贡献。为了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法国国立工艺学院特邀镂花艺术家C215为其中九位成员制作头像,在各个方面体现他们的创新精神。完成后作品将被安放在圣马丁校园园区。法国国立工艺学院由亨利·格里高利(Henri Grégoire)于1794年创办。自创办之日起,它便致力于传播科学技术知识和创造力;同时,它一直是一个创新摇篮。从尼古拉-雅克·孔特和他的铅笔,艾美·劳赛达特和他的摄影经纬仪,到克劳德·塞瓦·普耶和他的正切电流计,学院的教授们用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满足于教学,其探索涉及各自专业领域,有的甚至创造了至今仍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发明。

  亨利·让·巴蒂斯特-格莱戈瓦(Henri Jean-Baptiste Grégoire),又称为阿贝格莱戈瓦,1750年12月4日出生于韦奥(三教区,现今的摩尔特-摩尔泽省),1831年5月28日逝于巴黎。他担任主教,但兼任法国政客,是法国大革命标志性人物之一。阿贝格莱戈瓦支持第三等级以及制宪会议。他不仅要求废除特权制和奴隶制,同时支持普选。

  作为法国国立工艺学院和法国经度管理局的创始人,他还参与了法兰西学院的创立,并成为其成员之一。

  在年轻的法兰西共和国梦想着如何传播革命思想之际,它的军队向整个边境地区发起进攻;然而,反复无常的英国海军在海上将法国围困得如同铁桶般。令人意外的是,封锁引出另一个饶有趣味的插曲:英国产铅笔在法国的供应越来越稀缺,并且生产笔芯所需原料来自英国坎伯兰郡。优质铅笔对于军官们,尤其是工程师和军事测量员不可或缺,甚至被视为影响战争的关键因素之一。面对铅笔供应短缺的威胁,国民公会向这位被数学家蒙日(Monge)誉为“科学头脑过人,艺术技能高超”的人物发出请求,让他出山解决这一难题。身为画家的孔特慨然应允,离开了家乡诺曼底,凭借其卓越的肖像才艺成功地协助相关方面解决这一难题,让巴黎的权贵们另眼相看。此外,身为学者的孔特利用其在氢方面的丰富经验协助法国在空气静力学领域取得军事领先地位。

  1795年1月3日,“法国国立工艺学院成员、巴黎发明家尼古拉-雅克·孔特(Nicolas-Jacques Conté,)”成功注册人造铅笔的专利。几天之后,这位画家兼学者利用自然工艺成功地混合黏土和铅矿,取代了英国原来用石墨制造铅笔的工艺。这项发明虽然诞生于220年前,但至今仍然是人们离不开的书写工具。它总是与其伙伴——转笔刀安静地躺在孩子们的文具盒里。转笔刀则是由伯纳德·拉斯蒙于1828年发明。近年来,铅笔甚至变成表达自由的象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优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最近在联合国论坛上发表演说曾提到它:“一个孩子、一位教授、一本书或一支铅笔都可以改变世界!”

  1846年5月15日,担任院长兼进修委员会主席的克劳德及其学院的另外六位教授一起接待了埃及总督的长子易布拉欣·巴沙。这是巴沙的正式来访,旨在见证科学和工业上所创造的奇迹。巴沙专心致志地参观了所有展厅,尤其是对农业展厅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在这个展厅里,他在众人的围观中亲自操作所展出的犁、长柄镰刀和打麦机。巴沙随后欣赏了在克劳德·塞瓦·普耶 (Claude Servais Pouillet)的物理实验室中完成的几项电力试验演示。新闻日报特派员记者写道:“来自东方的最显赫的人物之一及其随从们饶有兴趣地观看这位能干的克劳德教授所演示的奇异现象。”

  “能干?”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位应用物理学教授似乎很奇怪!伏尔泰(Voltaire)在其撰写的《哲学辞典》中写道:“能干之人指充分利用其所知之人,即能人之所能,能干人做所能干之事也”。

  在这方面,克劳德 塞瓦无疑是能干的。首先,他是一名能干的老师,他知道如何通过清晰明确的演示来吸引听众的注意力,这当然要归功于他多年积累的经验。此外,他是一名能干的科学家,世人曾以他的名字命名一种刻度,即通过电动领域的两条定律并根据电炉中发光颜色来衡量电炉内部温度。最后,他还是一名能干的发明家。正是他发明了用于测量温度的磁性温度计、测量电流的正切电流计和测量太阳热量的太阳热量计。

  别弄错了!这是摘自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的诗歌《快乐人生》中诗句,而不是阿道夫·布朗基(Adolphe Blanqui)撰写的名为“1848年法国工人阶级”的调查报告。然而,这两件事相互关联,因为在这个工业经济学教授兼诗人看来,他们正是从“人们拼命地摆脱贫困”中吸取灵感。

  1848年,阿道夫·布朗基接受道德与政治科学院的派遣,“巡视法国的主要工业区,考察工人阶级的实际生存状况”。在其“漫长而认真的考察”期间,他创建了“工业革命”一词,并完善了维莱姆(Villermé)的方法论。这个词汇日后经常出现在报刊报道、社会学家论文和人种志的调查报告中。

  此后,阿道夫·布朗基继续前往里尔考察。在圣索沃尔(Saint-Sauveur)街区的地下室里,他发现“能让人们羡慕森林宿主巢穴的避难所”,一群“在法国其他城市都找不到的难民似乎正遭受连野人都不如的未知灾难”。

  1851年初,众议员和医生们在这位经济学家的陪同下前往里尔实地评估其观察的线月《住房法令》所产生的危害。在这些人当中,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从中找到了创作诗歌的灵感并写成了一篇由于政变而被束之高阁的演说稿。他“揭露了苦难不仅仅是个人的痛苦,而且对整个社会造成了破坏”。

  在大多数家庭里,人们经常将奶奶的碗橱或者马丁(Martin)叔叔和加斯顿(Gaston)叔叔的首饰作为传家宝代代相传。在贝克勒尔家族,其后人们更多地继承了对科学尤其是物理学的浓厚兴趣。从埃德蒙的父亲安东尼奥-凯撒(Antoine-César),到让(Jean)及亨利(Henri),概莫能外。他们当中有两位大学教员、一位工艺学院老师和一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另外,他们当中产生了四位自然史博物馆物理学教授职位获得者和四位科学院成员!

  尽管惊讶的同行们或者喜欢猜疑的记者们时常在其评论中对贝克勒尔家族成员的杰出成就冷嘲热讽,事实上,他们的成就并非过誉。

  这个家族的每一代人都曾为科学进步添砖加瓦,尤其是在电力、光学、发光学、磁学等领域,他们更取得了骄人的成就,从而名垂青史。例如,安东尼奥(Antoine)(1788-1878)发现了热电现象并发明了光伏电池;埃德蒙(Edmond)(1820-1891)实现了第一次光谱彩色拍照和电磁平衡调试;亨利(Henri)(1852-1908)发现了放射性现象,开启了现代核物理之门;让(Jean)(1878-1953)完成了对水晶的光学和磁性性质的研究。根据对略微科学的研究,如今贝克勒尔的姓氏在法国常用姓氏当中排名处于52567至113243之间。但这并不重要。正如科学院终身秘书路易·德布罗意(Louis de Broglie)1963年强调的那样:“贝克勒尔家族仍然是最重要的家族楷模,他们几代人为我们贡献了多位科学家,他们致力于在同一科学领域的研究并获取了巨大成功。”

  埃米尔·特雷拉(Émile Trélat)原来的梦想是当一名海军军官,后来却听从担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公共工程部长的父亲建议进入中央工艺与制造学院学习。他的成就正是在从工程师转行到建筑行业后取得的。当时,他的老师维欧勒·勒·杜克(Viollet-le-Duc)和鲁多维科 维斯康帝(Ludovico Visconti)如日中天,在他们的光环之下,埃米尔·特雷拉寂寂无闻。到了1854年他被任命为法国国立工艺学院民用建筑教授时,特雷拉才崭露头角。

  他开设的课程与当时最具影响力的巴黎高等美院的课程截然相反。他希望“在获得一个创意后,能够通过一种感性形态将它别具一格地表达出来”。他不但是一位建筑师,而且是一名艺术家。建筑师负责解决光与材料之间的矛盾,而激情与理性的研究方法并不相违背,他指出:“建筑学是一门艺术,构建能够纯粹地满足人类物质和精神需求的建筑物”。

  此外,他采用创新方式教授材料学和建筑经济学,并创立一门全新的学科——卫生学。

  他在这两方面所具有的能力让他能够对工程师和建筑师之间的关系进行切实的分析。此外,他将“规定、限制和确定的建筑方法学与自由、无限和未确定的建筑艺术”加以区分。尽管埃米尔·特雷拉没有给后世留下作品,但他开启了一门崭新的建筑教育学。

  1834年,雷蒙德·路易斯·加斯顿·普兰特出生于奥尔泰兹,并在1841年跟随父亲来到巴黎。他的父亲不惜放弃在贝阿尔恩地区所拥有的家族名望和舒适的生活条件,为的是让自己的三个孩子获得良好的教育与发展机会。儿子们不负所望:大儿子莱奥波德(Léopold)后来成为有名的律师,最小的儿子弗朗西斯(Francis)成为一名钢琴名家,加斯顿则成为一名杰出的科学家。从20岁开始,加斯顿就成为埃德蒙·贝克勒尔(Edmond Becquerel)在国立工艺学院的助手。他也是一名古生物学爱好者。21岁那年,他发现了史前加斯顿鸟的第一个化石,并以其名字Gastornis parisiensis命名。

  这一重大发现很快便在1859年被他的第一个蓄电池发明所超越。尽管其时年仅25岁,但加斯顿·普兰特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加斯顿热衷于电的探索,他在自己位于樱桃园街公寓内的实验室装满了大型电极供电电池。在研究高压电效应时,他开发出一款电压达100000伏的变阻器式设备,通过该设备可生成北极光或球状闪电,迄今人们仍未能完全了解这种物理现象。

  加斯顿为人谦虚、大公无私,从不希望当官发财,甚至拒绝通过专利形式来保护自己发明的蓄电池。在1889年去世之前,加斯顿立下遗嘱,将部分财产捐赠给科学友人救助团体,并且每年定期赞助他从未想过加入的科学院。此前,科学院院士们曾鼓励他去竞选院士,他却这样回答:“你们的深情厚意让我倍感荣幸,但这样一来,我会因为拉选票而浪费太多时间,还是让我回实验室工作吧!”。

  1871年3月28日,巴黎公社正式成立,法兰西共和国与德意志帝国的和平协议谈判在布鲁塞尔举行。由于法国国防政府的妥协,法国谈判专家在谈判时遭受严重挫折。凡尔赛会议后,普鲁士要求战败国法国放弃其国民公会所划定的东部所有领土和主权。也就是说,法国必须放弃整个阿尔萨斯和洛林的部分地区,包括大约2000个市镇及其150万同胞。

  在这种情况下,艾米·劳塞达特(1819-1907)几天后抵达比利时。在战争期间,艾米·劳塞达特担任中校军官,负责保卫巴黎要塞。他与四位工程助手参与了布森瓦尔(Buzenval)的两次战斗。作为国立工艺学院应用几何学代理教授,他因其在东比利牛斯山边界勘察(1846-1848)、平面图测绘课程(1860)以及《在地形测绘中使用摄影技术(1864))》的论文而闻名遐迩。作为科学家中的先锋人物,他成功地改进了地形测量用的渥拉斯顿棱镜暗箱,研发出量影仪和摄影测量计,并对摄影经纬仪和水平日光计进行了调试。劳塞达特所获得的最大荣誉毫无疑问是其以“军事学者”的身份完成了以下任务:捍卫新边界的划定和成功解决争端。他“每天向全权代表提供从布鲁塞尔到美茵河畔法兰克福的配有说明图例的笔记和地图”。由于其坚韧不拔的精神和专业资历,劳塞达特最终为法国保住40多个市镇。

  “工人的工作是机械学应用于自然科学过程中最有趣的事情之一”——这是儒勒·阿马尔的著作《人体马达与职业劳动的科学基础》中提出的命题,但这却让人欢喜让人忧。工人以及一台台的机器?对这个场景的感受需要我们置身于当时的背景之下,即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在新学科的帮助之下,科学家成功再造出一个理性的机械世界。1914年7月,儒勒·阿马尔获任命为国立工艺学院“职业体力工作”研究室主任。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搅乱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活,儒勒阿马尔的职业生涯也难以置身其外,他利用实验室为残疾士兵制造义肢。作为一名杰出的技术人员,他发明并使用了一系列超现代的器具,这些复杂器具的名称如同普列维的诗歌一般充满诗意,例如关节肌力计、人体工程测量环、书体(chirographe)、梨形肌力描计器和雕刻长刨(varlope inscrivante),不一而足。自动钻孔器是儒勒发明中的一大骄傲:它可以“替换正常工人”,帮助成千上万的独臂人从事冲切工作。他还发明了多款义肢专利,根据需要,义肢的一端可以配备一款“简易自动钳”或者一只“装在皮套里的假手”。一百年后的今天,这种肌肉与金属进行功能性组合的构想已变成现实。

  看了那么多关于法国国立工艺学院的历史杰出人物的大事件,伙伴们是不是对这所学校充满了兴趣呢?欢迎持续关注莞工中法联合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