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周游电影丨原来明星吻戏是这么拍出来的!

发布日期:2020-05-27 04:15   来源:未知   阅读:

  而彭于晏在姜文新片《邪不压正》中,袒露了他那搓衣板腹肌。幕后花絮中,姜文甚至亲手摸了一把。

  说起男明星的腹肌,那还是近年的现象。以前中国男演员是不太注重自己的身体管理的,仿佛打一开始就认定自己是演技派。

  演员的形象,不仅仅是脸蛋,包括整个身体,甚至包括健身房都练不出来的——气质。

  我们经常在外国电影中看到一些尺度较大的场景,心想,他们的演员真是挺大胆的,这要是让自己家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你可能不知道,在西方,有一些演员,比咱们还要保守,别说是那种大尺度,连接吻都不愿意演。

  丹泽尔·华盛顿是1993年《塘鹅暗杀令》的男主角,他戏中需要接吻的是茱莉娅·罗伯茨,曾经五次被媒体评为“全球最美女性”的罗伯茨。

  据业内人士分析,丹泽尔拥有大批黑人女粉丝,他那么做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粉丝不舒服。丹泽尔在十多年后的一次采访中说,“黑人女性在银幕上往往不被塑造成欲望的对象,但她们一直是我的群众基础。”

  他们说,我可以在电影里杀人,因为那是假的,但接吻是真的,我只愿意跟我的合法配偶接吻。当年在《成长的烦恼》中痞帅痞帅的Kirk Cameron便持这种观点。

  有人认为,作为专业演员,拒绝接吻戏是不专业的表现。其实,这事牵涉到个人的信仰或信念,真的不能强求。

  重要的是,演员跟片方应该事先沟通,做到互相了解,互相尊重。如果接吻戏是剧情必须的,而演员也不愿妥协,那么,片方在确定演员时就会慎重考虑。也因为这样,有些演员丧失了不少机会,毕竟,接吻在大量影片中都会出现。

  当然,有些情况可以做变通。威尔·史密斯在接拍《六度分离》时就讲明自己不愿跟男(对手)演员接吻,但那个情节又必不可少。

  怎么办?导演通过一个背部镜头,让观众产生视觉误差,以为那两人在接吻,但其实演员不需要真的嘴碰嘴。

  米克尔·杰克逊的妹妹珍妮,是1993年《写诗的贾斯廷斯》(《Poetic Justice》)的女主角,她跟男主角图派克·夏库尔有吻戏。但因为图派克以花心著称,珍妮要求他在拍摄吻戏前做艾滋检查,当然图派克觉得这简直是侮辱。最终,吻戏是拍了,但两位歌手的“触电”都很不愉快。

  另一个催花高手查理·辛拍摄2013年的《惊声尖笑5》的时候,遭到女演员林赛·罗韩的拒绝。结果,吻戏只能用替身代劳,其他的亲热场景能删就删。不过,后来林赛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便向查理道歉了。

  还有一种情况,堪称假戏真做。马丁·劳伦斯跟Tisha Campbell在一部剧里演情侣,自然有接吻镜头。可是,那马丁在戏外是个咸猪手,经常对戏中的情侣动手动脚,Tisha实在忍无可忍,一状把马丁告上了法庭。

  2013年的电影《好景当前》拍摄期间,男主演喜欢喝一种味道很浓的饮料,女主演呢,正在服用一种味道更强的中草药,两人闹别扭,拍摄吻戏前,不仅不漱口,反而再喝上几口,以便呛倒对方。拍出来的镜头很相爱,但其实两个人是在捉弄整蛊。

  高圆圆拍《倚天屠龙记》时,也拒绝吻戏,据说后来跟男友分手后,这规矩放宽了。

  林青霞刚出道时,她妈妈会否决剧本中的接吻情节,但《窗外》的导演趁林妈妈不备,偷偷拍了。

  我听过最萌的不愿拍吻戏的理由,是巴基斯坦男明星福阿德·可汗,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他很害怕演亲热戏,包括吻戏,因为他把初吻当作是贞操的一部分。他演的是爱情片,但吻戏都是作假的,他说:“我喜欢用语言和手势来传递感情,其余的,就留给观众去想象吧。”

  我们经常强调电影艺术需要真实性,这个没错,但演戏本质上就是一种“假装”,如果每个细节都必须真实,那别说吻戏了,杀人镜头该怎么拍呢?